采访IOTA社会影响与公共监管事务主管Julie Maupin博士

Julie Maupin的足迹遍布全球,获得了广泛的学术资格证书,包括耶鲁大学的法学和经济学研究生学位,国际发展研究博士学位,并且是国际经济法和全球治理机制领域的权威专家。凭借对技术的长期关注,在担任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法学教授的同时,她将自己的关注点转移到分布式账本领域的各种主题上,后来她又在由德国联邦和州政府支持的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MPI)担任高级研究员。毫无疑问,IOTA基金会很幸运能够在其众多优秀的成员中拥有一位像她这样的专家。让我们来了解一下Maupin博士。

采访IOTA社会影响与公共监管事务主管Julie Maupin博士

Julie Maupin(中)在联合国“Blockchain4Peace”座谈会上

告诉我们一些你的背景情况吧

也许首先要澄清一下:我不是法国人(Sorry,IOTA法国社区!)。大多数人都认为我是法国人,可能是因为我的名字以及我居住在欧洲的缘故,但实际上我是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乡村长大的。这个地方往往对那些想要在生活中走出自己人生道路的人很有吸引力 - 不受外部限制,但也缺乏政府的支持 - 经典的“先锋精神”。我认为这种心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自己的生活,让我有了一个不遵循传统的职业生涯。

在90年代中期离开学校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波斯尼亚的一家非营利性救济和发展机构工作。在前往那里的过程中,我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现实情况比零星的电视报道更加让人清醒。在我工作的城市比哈奇,只剩下妇女和儿童,所有16岁以上的男人都被送到了前线。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到经济繁荣与基本人权之间非常真实,非常残酷的联系。每个人都有逃离战争的手段,其余的则被围困住了 - 并经历了可怕的四年(战争)。 这种认识让我产生了研究经济学和法律的愿望,去理解全球范围内的经济赋权和社会赋权之间的相互联系。

我带着这个目标回到了美国。不过,我先得想办法为我的学习搞到资金。那是上世纪90年代末,所以我做了其他人正在做的事情:我搬到西雅图,搭上了科技的大潮,在Monster.com(一家职业中介网站)入职。这也被证明是一个对我影响很大的经历。我经历了互联网的繁荣与萧条时期,如今的区块链领域与早期互联网的发展显示出了惊人的相似之处。然后,就像目前的情况一样,很难判定谁输谁赢。互联网相关的技术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着,金钱很容易获得,而且没有人真正知道它将走向何方。当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我所认识的人中约有三分之一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工作,并且这种情况不一定只发生在那些“最酷”的公司里。问题是,人类所创造的市场可能非常不合理,炒作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有时非常大,闪闪发光的未必都是金子。

那个时代给我的另一个重要教训直至几年之后我才真正领会到。在Monster工作期间,我与一家名为华盛顿互助银行(Washington Mutual)的中型地区银行建立了非常成功的客户关系。我们的团队构思并建立了一套基于互联网的人力资源管理工具套件,以支持该银行雄心勃勃的全国扩张计划。一切都顺利进行,短短几年,WaMu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银行和住房贷款机构之一。不幸的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们大举扩张进入次级抵押贷款市场。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时,WuMa公司彻底破产。五年前我离开了Monster,到耶鲁大学攻读研究生。但回顾过去,我意识到我们在21世纪初开发的技术催生了大量贷款承销商渠道,从而让WaMu走上了这条道路。我们是车轮上的一个齿轮。如果没有基于互联网的招聘工具的帮助,WaMu可能无法以足够快的速度雇用足够的人来维持这种爆炸式的增长率。

故事的寓意是什么?当你身处其中的时候,你几乎无法了解到你正在研究的技术的长期系统性的影响。技术创新带来了外部效应 - 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 这几乎是无法提前预测的。互联网也是如此,分布式账本、物联网技术、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以及当今所有其他前沿领域也是如此。创新者需要活在这个现实中,以应有的谦逊和警惕态度开展他们的工作。

你是如何进入加密DLT世界的?

2012年,我在杜克大学法学院(Duke Law School)教书时偶然读到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感谢在耶鲁大学的研究生学习和在瑞士取得的博士学位,我已成为国际贸易,投资,金融监管,货币制度等领域的国际经济法专家)。我立即着迷于比特币使用经济激励的方式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以独立节点的分散网络来汇聚共识的解决方案。我立即看到了向长期被排除在外的人群开放全球金融系统的可能性。其中之一就是没有银行帐户的人,还有难以获得全球资本流的小型企业家。

我开始深入了解这项技术并关注相关的交流论坛。当时,很少有律师或社会科学家对这项技术感兴趣。大多数人认为这只是一种时尚,很快就会消亡。许多学术界的同事告诉我,“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或者“政府随时可以取缔它们,这将是它的结束。”但是,尽管出现了Silk Road, Mt. Gox(被黑,破产)之类的早期戏剧,但我很清楚这是一场真正的创新,并且对全球经济来说很有可能是具有革命性的。然后以太坊出现,此后又出现了许多其他有趣的项目,我被迷住了。对我来说,这是我发现的最令人着迷的完美风暴:经济,法律,技术,行为和社会心理......所有这些都有可能为世界各地那些历史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群大规模的释放以前不可能的经济赋权模式。有什么理由不去爱这项技术?

您什么时候发现IOTA的,哪些方面最吸引您?

实际上是我的朋友Pindar Wong,一位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家和第一次比特币扩容(Scaling Bitcoin)会议的主席,他首次让我接触到了IOTA。他让我和Dom Schiener取得了联系,我们在2017年初在柏林见面并共进了午餐。我读过Serguei Popov的白皮书,并对轻量级DLT架构的概念很感兴趣。到那时,人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大多数公共区块链的内部经济激励结构使得它们对于金融包容性用例来说是不切实际的 - 挖矿费用太高导致无法支持小额支付。我借此机会向Dom询问了与IOTA方法有关的一些关键问题。他开诚布公的进行了解答,虽然显然仍有一些重大的技术挑战需要克服,但基于DAG的方法的潜在优势也非常明显。

对我来说,真正的卖点是有机会以一种实质性的方式来参与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可以让分布式账本技术代表重要的公共利益。经济包容、可再生能源、负责任和高效的公共部门治理、最终用户驱动的不受限制的对等经济……David和Dom认可并分享了我对这些主题的热情,并邀请我加入IOTA来帮助塑造和推动这个项目。有机会与政府,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智库和其他人一起尝试将DLT应用于社会公益 - 这与我作为一个理性的,创新友好的监管政策的捍卫者所从事的宣传事业是相互吻合的 - 这种机会太诱人了,让人无法抗拒。

不幸的是,当时还没有成立IOTA基金会。因此,我参与第一年的任务就是致力于帮助IOTA在德国注册和成立基金会,这是一项更为平凡的行政工作。直到最近,我才最终接受了基金会的正式聘用,并开始专注于为基金会建立其社会影响以及监管事务方面的工作,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我们很高兴能够吸引公共事业部门的参与和巨大的兴趣,他们希望与基金会合作,并尝试基于tangle的用例。我们目前的项目涵盖从太空到热带雨林,智能城市到联合国后勤的各个领域。没有一天是无聊的。我绝对爱它!

目前的主要挑战,也是我的首要任务,就是聘请一支优秀的团队,来帮助管理所有想法从构思到完成的整个过程。我们的社会影响力创新方法是协作和迭代,这就需要拥有合适技能的优秀人才。(留意IOTA基金会, 社会影响工作领域即将发布的工作信息!)

编辑备注:这些招聘信息现在已经发布了!详情请访问IOTA官方网站招聘页面的“Social Impact”部分。

我们不断的听到人们说“数据是新的石油”,我们可以看到公司正在如何利用我们生成的数据。你真的认为我们今天免费提供的数据最终会有这么大的价值吗?

毫无疑问,我们的数据是有价值的。我们今天所了解的互联网导致大量的财富集中在少数公司手中,这恰恰是因为它们是我们数据的“清算所”。人们总是谈论GAFA(谷歌,苹果,Facebook,亚马逊)四寡头。但重要的是要意识到,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东方的BAWT(百度、阿里巴巴、微博、腾讯)。如今,这些公司市值巨大,利润丰厚,正是因为它们握有我们的数据并因此得以了解我们。

如果你还没有弄清楚他们有多了解你,我强烈建议你去搞清楚,那感觉就像挨了一记耳光。它迫使你面对一些非常深刻和非常私人化的问题,关于你对维护一个不可侵犯的私人领域的自由的重视程度,以及你愿意如何轻松的贱卖你最亲密的生活细节来换取一些小便利,比如搜索引擎的预测(自动填充)个性化搜索结果。

从个人到社会,历史上充斥着大规模监控计划的例子,这些计划被用来控制,操纵和压迫全民。我们必须牢记这一背景,并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只是固步自封,相信其他人总是会善用我们的个人信息。大数据可用于做出惊人的事情 - 比如在新医学治疗的开发中产生更快的进展。但正如我们最近所看到的那样,它也可以用来影响政治选举,压制民主运动,在原本和平共处的人群之间散布错误信息和不信任,以及推进其他邪恶目标。

您如何看待用户在将数据传递给互联网上的不同服务提供商时的认知程度?

由于斯诺登/Facebook/Cambridge Analytica等丑闻事件的启示,用户肯定会更加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这是一件好事。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还没有花时间来真正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大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我们有了新的技术工具来创建非常不同的结构化数据经济,例如,自主的数字身份解决方案。DLT社区需要更加精明地传达这些不断发展的新技术的优势,并解释它们如何帮助我们摆脱目前的数据经济被寡头垄断的结构。

你能简单解释一下GDPR是什么以及它为什么如此重要吗?

《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简称GDPR)是欧盟对无处不在的个人数据被人们随意分发却不考虑后果的问题的回应。它规定,对于收集或处理个人数据的公司和其他实体来说,“privacy by design”是默认方法。它要求数据控制者和数据处理者确保在收集和使用消费者的数据时要获得消费者明确的许可,并允许他们随时撤销该许可。GDPR还包含了“被遗忘权”的概念,这一概念在欧洲联盟法院的司法判决中得到了阐述。这里的想法是,如果人们后来决定不再将自己的数据开放给其它人时,人们有权要求数据管理方删除他们的个人数据。总的来说,GDPR很重要,因为它要求数据处理者要比以往更加的尊重最终用户的隐私权。它还对欧盟以外的数据处理者产生影响,因为它们的数据收集和处理活动可能与位于欧盟内部的人员、实体或基础设施有关联。

IOTA基金会在GDPR方面的立场是什么?

IOTA基金会是数据隐私和最终用户控制数据政策的坚定支持者。我们在德国注册,位于欧盟的核心地带,我们正在与欧洲当局密切合作,以确保GDPR得到解释和应用,以实现监管的基本政策目标。不幸的是,GDPR是为区块链之前的世界编写的。它的一些条款 - 特别是其对数据控制者和数据处理者的定义 - 与分布式帐本技术的体系结构并不协调,在分布式账本技术中,世界各地的匿名和分布式节点以创新的方式与不同类型的加密用户数据进行交互。我们的方法是积极的与领先的创新者和监管机构合作,找到合理的方式来实施GDPR,同时不会扼杀DLT和IoT领域中振奋人心的创新。

好消息是,DLT本身为GDPR所列入的一些问题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例如,抗量子加密可以让用户安全地传输数据,而不用担心在未来几年可能会面临被迫向第三方透露的情况。正如我前面提到的,自主身份结构可以帮助管理权限和撤销之类的事情。零知识证明技术的进步,可以让用户在不泄露个人信息的情况下进行交易,这可能会被证明是一种实现遗忘权的有效方式,可以确保相关数据永远不会被记录。总之,我们非常希望能找到好的解决办法。迄今为止,我们与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的互动都显示出,各方都非常愿意合作来找到合理的解决办法。

您认为我们距离拥有智能城市和数字治理方面还有多远?您可以指出哪些城市/案例是这方面的先驱吗?

这些是非常振奋人心的IOTA话题,也是正在积极探索的领域。正如您可能已经在基金会的博客上看到的那样,我们与世界各地的许多城市和政府一起参与了早期项目,我们正积极致力于将这些合作扩展到特定用例的下一阶段的测试。

当然,为了拥有智能城市,你需要有很多东西的相互配合。你需要传感器;你需要人类、机器和事物的身份解决方案;您需要一种快速、安全的机器对机器交易协议来促进数据交换和支付(IOTA);你需要足够的联网基础设施;您需要数据保护法规、数字签名法律和政策来支持智能城市的环境,同时保护公民的权利......这不是一件小事。 需要将众多活动组件结合在一起才能创建一个智能城市的实验,更不用说整个功能齐全的智能城市了!

数字治理计划也是如此。每当要将治理流程数字化时,都必须确保它是可靠的、安全的、高效的、具有成本效益的和每个人都可以访问的(包括某个偏远山区的后山树林中的95岁老奶奶)……等等。换句话说,我们已经开始了许多激动人心的实验。但我们仍处于起步阶段。在这些重要的想法成为现实之前,还需要进行更多的范围界定、开发、测试、评估、修改、重新测试、重新评估等工作。我想我们将会在未来两年左右看到一些非常有创意的展示实验。在我们生活在真正的智能城市之前,还要花很长的时间。但是能够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能够帮助我们从根本上塑造这个过程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IF似乎非常清楚为物联网经济设计一种可持续技术的重要性。在你看来,这有多重要?你认为加密生态系统中的其他项目会考虑他们的设计对环境的影响吗?

环境影响是我们再也不能忽视的一个因素。每个人都是这种人为气候变化的诱因之一,所以我们都有责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所以,是的,IOTA基金会100%致力于可持续技术。这是我们的开发者和研究人员经常偏离区块链空间现状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也是为什么IOTA会不遗余力地与那些投入大量资源开发新型低功耗、高效率设备的实体合作的原因。创新社区有责任提出一种分布式帐本体系架构,这些架构能够在不进一步破坏我们的星球的情况下,来实现P2P经济的所有惊人的愿景和梦想。就是这么简单。我认为其他项目也开始看到这一点。可扩展性的争论仍然主导着大多数技术讨论,但是我现在听到越来越多的关于减少设备、协议和算法的能量需求的话题,所以我希望在未来几年我们能看到进一步的改进。

在数据使用方面,您如何看待未来5年内的世界?

我希望在五年内,我们能更周到、更安全、更有效地使用数据。我希望数据不再仅仅被视为一种商品(“数据是新的石油”),而是一种公共资源。大数据和机器学习,有巨大的潜力来迅速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也会在保护生活在这个小小星球上的其它生命方面学到更多,做的更好 - 甚至可能会有所超越,我很乐观。

 

原文链接:https://helloiota.com/interview-with-julie-maupin-iota-foundation/

inhuman

专栏作者:inhuman

个人简介:我共发表了 189 篇文章,总计被阅读了454,819 次,共获得了 1,826 个赞。

作者邮箱 作者主页 Ta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