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Qubic产品负责人Eric Hop

采访Qubic产品负责人Eric Hop

我在2017年6月份或者是7月份的时候遇见了Eric Hop(埃里克·霍普)。当IOTA上架Bitfinex交易所时,我开始接触IOTA并尝试寻找现存的IOTA社区。没费多大力气我就了解到了Eric正在从事的众多工作:他管理着IOTA的Facebook群组和Slack群组,并主持着Hello IOTA论坛,同时还经常在Medium上发表各种与IOTA相关的文章。Eric Hop还在协助一个新钱包以及其他众多的项目的开发。尽管如此,当我在tangle中迷路时,这个家伙总是能抽出时间来帮助我。

在我学习哲学的这些年里,我了解到,真正聪明的人通常都很谦虚,能够停下来,为别人找到一种方式来理解他们所看到和所设想的,这就是现实中Eric所做的,感谢你花了这么多时间来引导我们走过这条路。

告诉我们一些您的背景情况以及您是如何接触加密/DLT世界的?

我在1979年上大学时第一次接触到电脑并开始学习编程,自此以后编程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后来我的编程爱好变成了工作的内容,我觉得我一生中没有真正工作过一天,因为我觉得我只是在做我业余爱好的事情,而且还能拿到报酬。

我原来的背景是电子学,所以大多数项目都是技术性很强的。此外,我还继续自学,并一直站在计算机领域发展变化的前沿。在2013年,我开始真正的接触比特币,2014年,我得到了第一份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工作,在一家瑞士公司从事开放式交易的工作。之后,我仍在继续关注加密技术的发展。在2017年5月下旬,一位朋友向我推荐了IOTA,我马上被这些想法的超前程度所折服。自那时起我开始参与进来,通过帮助别人来尽可能多地学习,最终这让我实现了在IF(IOTA Foundation)工作的理想。

你是如何成为拥有超过40k会员的IOTA Facebook群组管理员之一的?

我认为是恰当的时机。当IOTA Facebook大约只有50个成员的时候,我加入了进去。我在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还坚持在里边回答问题。然后在某个时候,群组成员开始渐渐增多。凯文,IOTA Facebook群组的创建者,他希望我能够接手管理,因为他太忙而导致没有时间继续管理了,然后我就同意了。这使我能够有机会来打造一个我所理解的加密群组,我讨厌几乎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moon/lambo(国外加密货币投机者常用语,差不多等同国内的“会所嫩模”)投机团体。所以我开始引导大家注重社交礼节和关注那些真实有用的信息。

在我的好朋友Andre和一些精心挑选的版主的帮助下,我们成功地保持了群组的稳定运行。一个允许发表投机类帖子的小实验让整个群组在一夜之间变得混乱不堪。所以我重新设置了不允许讨论投机话题的规则,并严格执行。又是一夜之间,它又变成了一个和睦团结的群组。在我看来,我们有一个最好的加密群组,这主要是因为我们令人敬畏的版主都在尽职的行使他们的管理职责。

在帮助社区和开发解决方案的众多工作之后?您有没有想过成为IF成员?过程如何?

我很快意识到我很乐意为IF工作。所以我开始暗示我会感兴趣。哈哈。然后,当2017年11月有关Q的信息传出来后,我对这个话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网上查询了我所能找到的与之有关的东西。当IOTA从Slack转移到Discord时,我在社区变的更加抢眼,因为我一直在#tanglemath频道里边回答问题,棘手的问题通常会出现在这个频道。然后,我开始编写皆在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的系列文章,这给了我更多的曝光机会。当然,由于我是Slack和Discord的管理员,所以与IF成员有很多联系。在某个时候,我向Ralf表达了我希望到IF工作的意愿,结果变成了IOTA邀请我加入。想象一下,当他们让我成为Q项目的产品负责人时,我感到很惊讶。这是有史以来最容易的“hell yes”。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最终会有机会在IF工作,但能够负责如此重要的项目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我希望能参与Q,是的,但这超越了我最疯狂的梦想。这说明了通过追随你的激情并专注于你喜欢做的事情,你可以获得超出想象的收获。

你不仅要成为IF的一员,还要成为Qubic的项目经理。在这样尖端的技术下工作感觉如何?能描述一下你在IF工作的普通一天吗?

这是迄今为止我所接受的最大的挑战。这个项目的规模是巨大的,而且很多组件还在开发中。总体思路在那里,但是当你开始思考细节的时候,会出现各种各样需要解决的情况。幸运的是,我们的幕后策划者经常给我们提供建议。

在我多年的编程生涯中,还没有任何值的我正视的人。我知道我可以很轻松地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衡量自己。但是这个人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层面上,他几乎有一切问题的答案。他就像一个棋手,在你想要计算出下2步棋怎么走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15步。

所以我们典型的一天就是我们聚在一个角落里,然后和CfB聊一聊,深入的讨论一些问题以加深理解。这本身就是一个挑战,因为他的沟通风格非常简洁。然后,我们出去实施/实践。对我个人而言,上个月我所有的精力几乎都放在了Qubic网站内容的编写上。所以我没能像我想要的那样执行尽可能多的产品责任。现在我们终于进入了这个环节,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定义一个坚实稳固的路线图。

Qubic最新发布的详细信息将IOTA从IF的核心项目转变为Qubic所需的一种工具。你对此有何看法?

是的,这可能听起来有点傻,但IOTA更像是一个帮助Qubic项目成功的副项目。CfB有更长远的目标,他有一个超越未来数年的愿景。他只是开始思考问题,然后将信息传达给执行他的愿景的人。然后他开始计划下一步他认为必要的事情。所以即使我们还没有用Qubic来完全解决所有问题,但他已经在考虑可扩展性问题并解决了这些问题。我们所需要的只是足够的时间来弄清楚并实施一个坚实的核心。特别是对于IOTA这个排名前十的货币,我们不能拿人们的钱冒险,所以我们在修改正在运行着的系统时需要一步一步的谨慎行事。IOTA仍然是核心协议,许多开发的重点在于使IOTA更具可扩展性和可靠性,Qubic将从中获益,它需要IOTA提供的消息传送和免交易费的支付系统。另一方面,Qubic将通过激励人们运行节点并增加消息流量来加强IOTA网络。事情将走向何方,无人知晓。我们提供了工具,然后社区开始使用它们,并提供了很棒的解决方案。我认为有一些杀手级的应用还没有被人们想到。

其他项目,如EOS正在努力改进智能合约技术。IOTA的解决方案可能会有所不同或者更好?

说实话,我现在对其他加密货币的兴趣非常有限。过去我已经阅读过至少100篇白皮书,但我通常会快速浏览并尝试查找重要数据:交易规模,区块大小和出块时间,通过这些我就能了解到该项目在可扩展性方面我需要了解的一切。基本上,我认为任何传统的区块链都有一些严重的问题,并且很难解决,因为它们的底层模型是有缺陷的。关键问题是挖矿和费用问题,再加上区块规模。无论你用怎样的方法尝试扩展规模(例如闪电网络),无论采取任何超常规的使用方法,总是会遇到区块阻塞的情况,并且需要增加费用才能跳过已形成的队列。

此外,挖矿本身已经成为军备竞赛,导致挖矿权集中在非常有限的一组人手中,因此去中心化是不存在的。更糟糕的是,因为只有一家ASIC矿机制造商,Bitmain基本上控制着这个市场,并且对任何试图进入他们地盘的人耍弄肮脏手段。从长远来看,区块链挖矿业每月20%的能源增长需求是不可持续的。挖矿本身已经否定了过去数十年来通过全球共同努力才实现的能源节约成果。

至于智能合约,我认为我们的方法更有意义,即让有限的一组参与者来执行它们,而不是网络中的所有参与者来执行它们。现在大多数人并不关心智能合约,他们只需要能够转移资金就够了,而少数关心的人也并不需要整个世界来执行他们的合约。

波动性是加密生态系统中的一个大问题。IOTA用于支付的话,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增长。看看比特币,随着时间的推移,波动性变得越来越小。比特币除了存储价值的功能之外,是一种几乎无法在现实世界中使用的加密货币,发展到今天,它已经与最初的设想渐行渐远。然而,自动化交易创造了一种平衡,更高的采用率将使这种平衡更加稳定,一旦IOTA协议上开始运行物联网解决方案,IOTA就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一旦加密技术获得更多的认可,法定货币和加密货币之间的墙也会倒塌。我们将在某一时刻看到人们更多的使用加密货币,法币则用的越来越少。这是不可避免的,薛定谔的猫已经走出了箱子。这将是一个巨大的稳定因素,特别是当政府不能在影响经济的幌子下随意印钱的时候,这也从来没有奏效过,他们所做的目的只是为他们的权力和战争游戏提供资金,而我们是为此买单的人。我希望能从那些管理疯人院的白痴那里夺回一些权力。

我们知道三进制处理器正处于开发阶段,而且有不止一家制造商,但目前还没有ETA(预计发布时间)。你对三进制计算的看法是什么,你认为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吗?

我们实际上是正在预见未来。Jinn将成为一个三进制处理器和IOTA三进制特性的一个原因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虽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一点,但是需要说明的是目前的二进制系统已经面临严重的限制。摩尔定律即将终结。

三进制的研究才刚刚开始,但我们已经看到了它在减少能源消耗方面的巨大潜力。这将由物联网驱动,在物联网中,设计和创建定制芯片几乎是常态,因此将一部分或全部的芯片更改为新的体系结构并不重要。这并不是要接管二进制系统的现有市场,尽管这些系统也可以运行我们的软件。我希望看到三进制联合处理器出现在二进制芯片上,一旦它们在物联网中证明了自己,未来的某些任务就可以转移到此类二进制芯片上进行。芯片公司一直在寻找优势,这种优势可以为他们的芯片设计业务提供一片蓝海。一旦三进制证明了自己,你就会看到它的进化转变,尤其是当它变得更好理解的时候。

你如何看待2018年的网络增长?我们知道它需要更多的容量和更好的CTPS速率才能用于生产。你认为缺少什么来实现这一增长?

我已经谈到了可扩展性。CfB正在努力。目前的Tangle受限于网络带宽以及每个节点都需要看到每个交易的事实。经济集群将改变这一切。美国的节点几乎不需要处理亚洲的交易,反之亦然。你会看到当地的经济集群处理某一经济区域内的大部分交易。集群之间进行交叉交易的情况很少发生,我们正在寻求一种解决方案,以防止在不同集群间出现双花的情况。同样,这需要认真的研究和实验,因为这需要修改正在运行的系统。因此,这个过程是小步调的,可控的和有机的。

我们也有人正致力于改善当前的IRI。你可以在Discord上看到共同思考带给我们的方向。比如更好的tip选择算法,自动快照,以及移除Coo的所有办法。但其他人比我更擅长阐述这些观点。我现在关注的是Qubic。

你对炒作滥用和hodlers对于产品/功能交付日期和对合作伙伴关系不切实际的期望有什么看法?

加密货币市场主要是由投机驱动的。人们想要快速的得到结果。我们经历了两波难以想象的增长浪潮(2013年末和2017年末),之后下跌,中间出现了熊市。现在我们又进入了一个熊市,很多人在12月下旬被FOMO驱动。这些人看到他们的投资减少了50%或更多,所以他们希望价格能够尽早回归或者至少收回成本,因此他们试图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来影响市场。

IOTA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如此可怕的象征,因为它具有破坏性,可能会让他们的投资过时。理所当然的,他们猛烈抨击IOTA并试图把它弄死。好吧,你猜怎么着,我们会选择忽略他们,继续与公司达成协议和建立联盟(这些公司根本不关心推特,而是关注技术和团队)。我们将用最终的结果来表明自己,所有的市场操纵都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领域。一旦IOTA被采用,纯粹的对IOTA的硬需求将导致IOTA价格上涨。

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从2013年夏天之前开始,我就一直在加密货币的波浪上起起浮浮,很快我就发现,试图进行交易是疯狂的,于是我就成了hodler(坚定持有者),不再进行交易。不交易,坚定持有让我安然的度过了这两波巨浪,结果不错,并期待今年或者几年之后下一波巨浪的到来。坦白地说,我并不在乎,因为我参与其中是为了技术和乐趣。这笔钱只有在兑现时才算是一笔不错的奖金,而且我身上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不能失去的。如果下个月它蒸发了,我只会耸耸肩,像往常一样继续生活。幸福是一种决定,对我来说,金钱并不能决定一切,对我所做的事情保持热情更重要。

在发生51%攻击时,你认为类似Coo的事例会对其他年轻项目有利吗? 为什么不在节点之间分散Coo逻辑,以便保持它从一个非中化心的角度来处理网络?

如果一些类似Coo的东西能作为经济集群的一部分存在,我不会感到惊讶。

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所有这些集群都是迷你型的Tangles,它们都会像今天的主Tangle一样受到同一类攻击的影响。所以在每个节点上都有一个去中心化的Coo功能是有意义的。还有,我没有参与Coo移除计划,所以其他人更适合回答这些问题。我注意到,人们把我所说的一切都视为绝对真理,即使我在某些方面只能进行推断或使用不完整的数据。所以,我所说的任何事情最终都可能会成为BS(屁话),即使我曾经深入地考虑过它。

在物联网设备采用方面,您如何看待未来的5年?

可能不会像我们今天想象的那样。经济力量将决定什么行得通,什么行不通。这将是个有机增长的过程。目前的一些计划可能会被证明是无用的,其他的计划还没有制定出来。一些杀手级的应用可能会跳出来并加速我们的时间表,或者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个延迟时间表的阻碍。很难预测未来。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朝着我们的愿景努力,不要太短视,认为我们肯定有解决方案。我们需要保持足够的开放,以便在形势需要的时候改变路线方针。再次说一下,一些有远见卓识的人比我更擅长水晶球占卜(预测未来)。我是一个生活在现在的人,除了喜欢制作精美的产品并且乐于按照自己的方式工作外,并没有真正投入到结果中。到目前为止,这种生活方式给我带来了很多满足感,我似乎对这个世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如果有更多的人试图离开这个世界,去一个他们发现的更好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可以为这些人创造这样一个无可估量的天堂。

对于打算加入IOTA基金会的人,你有什么忠告吗?

尽管放手一试。仅今年,IOTA基金会就计划将工作团队扩展到至少100人。我们的计划是雄心勃勃的,我们需要高技能和有动力的人来帮助实现这些计划。一旦Qubic路线图就位,我就会为Qubic团队招募一些人。可以在IOTA官方网站上查看有哪些职位空缺。但是你也可以参与到社区中来,有相当多的人并没有加入IF,但却对社区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并帮助传播IOTA。你甚至不需要成为一个技术专家,你所需要的只是帮助每个人实现创造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愿望。

采访者和原文作者:

Daniel De Michele(Carpincho Dem)
IOTA Hispano 网站主编
IOTA布道者网络成员和生态系统开发者

原文链接:http://www.iotahispano.com/2018/06/11/interview-with-eric-hop-qubics-project-owner/

inhuman

专栏作者:inhuman

个人简介:我共发表了 189 篇文章,总计被阅读了251,826 次,共获得了 1,788 个赞。

作者邮箱 作者主页 Ta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