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测试网一切顺利!IOTA是研发投入最多的加密项目之一

今天下午,Hans在Discord上针对大家关心的一些问题做了现场解答。

​关于测试网络testnet的进展

问:关于计划在2019年推出测试网,团队能保证进度吗?还是说过于乐观了?

答:并不是过于乐观,它能实现。 CA基本上已经完成(只需要重构一些次要的东西,并提交变更),FPC也已经完成。实际上缺少的是账本状态,我将在下周开始实施。然后我们可以进行价值传输并测试整个系统。

问:基于manna的防垃圾邮件机制会在今年的测试网testnet中部署吗?
答:我希望能做到,但是涉及到立即实施的时候,它在优先级列表上的位置会要低一些。

但它相当简单,所以我认为没有理由在共识开始运行后不把它加上去。

问:当我们在这里讨论testnet时,我们讨论的是goshimmer版本的testnet,而不是rust实现的版本,对吗?
答:当然。但是我们有很多非常有能力的开发人员,一旦我们告诉他们“Go!”, 他们就能够相当快地移植到rust版本,coordicide的一些部分将会在主网(mainnet)中实现(甚至在goshimmer完成之前)。

正如我所说,我们已经准备将一些早期的结果实现到当前的主网当中,因此就算是IRI的开发人员,也或多或少地在进行coordicide方面的工作。所以主网会得到一个新的tip选择算法,也许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可重用地址等等。

关于新的otv共识

昨晚,Hans在git上提交了一些名为“otv”共识的代码,链接为:https://github.com/iotaledger/goshimmer/commit/bc08c0b67659acb6764bc20f5338508b047207ea
引起了社区的注意,以下是相关的讨论。

问:otv的全称真的是"on-tangle voting"吗?

答: 是的。

问: 这个otv新提议有什么好处? 你对前两项(ca和fpc共识)似乎已经很满意了。你是否遇到了一些困难的挑战?

答:没有,我们没有遇到任何困难的挑战,但是目前的coordicide解决方案主要针对的是cluster-0 (internet),而这个新共识可以看作是IOTA (IOTA 2.0?)发展的下一步。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是“最后一步”。IOTA的“终极”愿景不仅是构建一个在当今世界(使用集中式internet供应商和静态服务器)运行良好的分布式账本,还希望构建一个在拥有网格网络和不断变化的网络拓扑的未来世界中运行良好的分布式账本。然而,像FPC这样的投票机制只有当你能够“连接”到一些更大的mana值持有者,询问他们的意见时才会起作用,这在“一切都是一个节点”的网状网络场景中可能是一个挑战。

这个新的投票方案只是一个测试,看看围绕这样一个下一个级别的IOTA版本的早期想法好不好(和效率高不高?)。这更像是我自己的“个人实验”(测试一些原始的想法),并不意味着会立即“取代”当前的方法。我现在可能不会太关注这个。

关于研发团队和研究顾问的一些问题

问:如果一个新人还没有过多地参与IOTA,但头脑非常聪明,能很好的理解复杂事务,那么他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进入coordicide团队,并为团队的进步带来巨大的好处?

答:对我个人而言,上一届研究峰会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和成功(luigi 提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结果——尤其是在速率控制和适应性工作证明方面)。在研究部门内部,我们有不同的小团队,他们分别处理不同的主题,而团队成员通常不会100%地了解其他团队的情况(因为你必须要专注于你的任务)。所以了解其他人在这段时间里“解决”了什么真的非常有趣。

我们得到了一些非常令人惊讶的结果是关于FPGA抵抗的自适应工作证明算法(至少对我来说)。这是我个人最大的疑问之一。我非常确信我们的共识是有效的,但是IOTA的无手续费特性使垃圾邮件防御和拥塞控制变成了一项重要的任务。所以知道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感觉很好。
关于新研究人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跟上进度的问题,我想这取决于他们对IOTA的基本概念有多熟悉。

问:现在有多少人/开发者同时在开发coordicide ?原本我认为那里只有popov, alam的研究委员会,再加上2-3个开发人员。但当你谈到不同的团队时,现在似乎更多了。

答:我不知道。很多人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其中。但我得去数数。我认为在研究部门大约有20-30个人,这甚至还没有考虑到外部合作者。我估计IOTA可能是在研究上投入最多资金的加密货币项目(也许ETH除外)

我们的研究顾问中也有一些非常非常有能力的人,看看最近加入的Jon Crowcroft就知道了。我想他的论文被引用了50000次,他真的是分布式系统之神。

问:这些研究顾问对项目的影响如何?他们多久参与一次?每天,每周,每月?
答:这很难说,有时会有很多交流,有时也会有比较少的人,他们通常都很忙,所以你只想在你有需要评审的东西时才会去打扰他们。

问:但是20-30人真是蛮多的,比我预想的要多,也比其他加密货币的整个团队的人都多。

答:是的。但我们也在做很多与区块链从业者非常不同的事情,因此有足够的空间进行新的研究。
区块链基本上是“玩烂”了的——你知道它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它只是优化了一些东西。

大熊

专栏作者:大熊

个人简介:我共发表了 29 篇文章,总计被阅读了8,596 次,共获得了 353 个赞。

作者邮箱 作者主页 Ta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