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IOTA联合创始人数学家 Serguei Popov

采访: IOTA联合创始人数学家 Serguei Popov

Serguei Popov拥有数学博士学位(1997年,莫斯科国立大学),与Sergey IvanchegloDavidSønstebøDominik Schiener一起是IOTA的共同创始人。 他负责IOTA的理论和概念方面的工作,并且很乐意接受IOTA Hispano的采访。 我们认为这会是一个好的机会,面对在Discord上面疯狂地问及“你有机会问Popov教授一个问题,那会是什么?”这样的挑战。 以下的问题是我们所收集到的一部分,以及我们自己的一些问题。 我们希望你喜欢它,我们要感谢Popov教授的时间,以及他在和我们一起合作时的谦卑方式。

Daniel De Michele(Carpincho Dem)
内容负责人,IOTA Hispano
IOTA布道网络成员

您是怎么认识IOTA的其他几位创始人?

我在2013年底左右开始对加密货币感兴趣 - 开始阅读有关资料,并且在bitcointalk.org注册了账号(我在那里的ID是 mthcl )。 Nxt加密货币对我来说看起来非常有希望,但不幸的是,我错过了众筹几个星期(如果我没有,我会在2013年12月成为百万富翁,嘿嘿)。无论如何,我是一位从事概率论研究的数学家,加密货币与泊松过程有很大关系,我对此理解的很好。所以,我做了一些关于Nxt区块链的一些计算,并在论坛上分享。人们说:“哇!......什么都看不懂!但它看起来很棒。请,写更多!:) ”。所以我就写了,这里是最新版本:http://ledger.pitt.edu/ojs/index.php/ledger/article/view/46

在研究Nxt的概率方面的过程中,我与Sergey Ivancheglo, 即Come-from-Beyond 之间进行了许多讨论,他也是(后来证明)神秘的BCNext,Nxt的创始人。当到时间的时候,Sergey和DavidSønstebø(当时也是Nxt社区的活跃成员)决定开始一个基于DAG的无需手续费的加密货币新项目,现在我们称之为IOTA(尽管这个名字从一开始没有在那里)。实际上,他们决定开始的不仅仅是IOTA,但是让我现在保秘。无论如何,他们邀请我参与IOTA的“理论”/“概念”方面的工作,那是2015年年初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在当时的系统理论设计方面确实做了很多工作。目前的设计经过了多次迭代和失败的尝试后达到了目前的共识状态。

据我记得,Dom在2015年后面几个月加入了这个项目;尽管我对此不太确定,也许我当时根本没有和他互动。有趣的是,Dom是我个人见过的四位创始人中的唯一一位(去年9月在上海与他会面)。他真是非常棒。

IOTA基金会的成员分布在世界各地,比如你在巴西,你们如何设法在地理位置如此分散的情况下进行管理和工作?

是的,那么,你知道,Skype,Slack等等工具。至少现在我们有一些可以更密切合作的“本地团队”(柏林,特拉维夫,坎皮纳斯,纽约等)。

在我们谈话时,目前有多少数学家在IOTA基金会工作,他们每天都在做什么样的工作?

截至目前,有五位(如果我们谈论纯数学家的话);但我们的想法是需要更多的数学家(我们仍然在为IOTA研究团队建立合适的结构)。他们进行通常数学家的工作:他们盯着白板思考。 时常会有一些好的结果出来。

量子计算并不是那么遥远。如果说IOTA是唯一一个为此做好准备的项目是否公平?您能简单地解释一下,IOTA与其他区块链项目在抗量级计算机方面有何不同?

至于第一个问题,恐怕我没有足够的信息去说什么 - 有数不清的项目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至于为什么IOTA具有抵抗量子计算机的安全性,这主要是因为它使用了Winternitz基于哈希的签名方案,它被认为是(合理)具有抗量子安全性的。

你对其他基于DAG的项目,如Nano(之前的Raiblocks)或Byteball有什么观点吗?

在IOTA基金会,我们当然非常密切关注其他基于DAG的项目;我们甚至有(内部)研讨会。所以,是的,我有一些个人的观点。我只是不想公开分享这些意见(除非真的有必要)。让我来说的话,我尊重参与加密货币相关项目的其他科学家的工作。

我们常常了解到,IOTA交易越多越好,但是就节点吞吐量而言,数以百万计的零值交易会如何影响网络的扩展性?

那么,(几乎)所有的“越多越好”类型的陈述,都不应该从字面上去理解。当然,如果周围有很多交易,例如使得带宽饱和,这就不会使网络“更好”。但总体思路如下:在交易量较少(较小的区块比较容易同步,费用较低等)时,基于区块链的“传统”密码货币工作更顺畅。即使根本没有交易,矿工仍然会生产区块。另一方面,IOTA的网络是协作的:如果你想使用系统,你必须帮助系统;帮助别人,其他人会帮助你。没有“矿工”来照顾“简单的用户”,后者必须真正照顾自己。因此,用户协作越多,网络就越强大。特别是,零值交易仍然可以发挥“缠结在一起”的有用作用。

IOTA基金会是否已经在IOTA客户端的核心逻辑和数据库的分片方向上进行了改进,以允许在小型设备上进行集群交易?

是的,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不想在这里讲细节(也因为这不是我的专业领域)。

在1000 TPS网络情况下,相对于平均水平来说,PoW性能较差的设备会不会创建懒惰tips?如果是的话,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

原则上,是的,虽然他们可能不会那么懒惰(即他们仍然有很好的机会在合理的时间内得到确认)。但我们的计划是将来会远离PoW(这个想法是,在物联网环境中它不是必需的,因为垃圾攻击并不容易)。

您是否对IOTA时间戳进行过一些研究?如果是这样,这将允许哪些新颖的解决方案?

是的,我写了一个关于这个的说明;基本上,这个想法是,tips选择的无规行走还可以照顾到时间戳。然而,必须注意的是,该解决方案还不能实现图的顶点的全部排序;我们只获得了时间戳的一些(置信)区间。

当您将Tangle的设计视为未来物联网网络采用的协议时,您是否看到任何限制或尚未解决的问题?

我们对此有一个总体的愿景,但是,当然还不知道所有的细节(也因为我们不拥有预言未来的工具🙂)。但我非常有信心:我们有一支伟大的团队,还有一个更伟大的社区!

具有足够计算能力的攻击者是否可以对“缠结”进行类似区块链51%的攻击,从而导致双花和更大的分叉缠结?

如果我们将Tangle作为一个数学模型(在我以及我的合作者的一些论文中有描述),那么是的,其状况与区块链/基于PoW的加密货币相同:攻击者比网络其余部分更强大的话,就可以进行双花攻击。至于实际的IOTA网络,现在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因为有Coo的存在。随着网络的发展,计划将逐渐去除Coo。现在正在研究如何进行这项工作的一些细节。

原文:http://www.iotahispano.com/interview-serguei-popov-iota-cofounder-iotahispano/

Jimmy Xiong

专栏作者:Jimmy Xiong

个人简介:研究者,布道者,投资人,IEN成员,IOTAChina创始人。

作者邮箱 作者主页 Ta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